关闭 微信扫码关注株洲新区发布公众号
您当前位置:株洲高新网 >> 文化 >> 原创文学>> 舌尖上的父爱

文章内容

舌尖上的父爱

作者:袁楚湘 来源:株洲新区 发布时间:2018年12月03日 浏览次数: 【字体:

  我七岁时母亲去世,与年过半百的父亲相依为命。种田、养猪、喂鸡,做饭炒菜,浆洗缝补,里里外外,全是父亲一把手,又当爹,又当妈,生活挺不容易的。


  小时候,我体弱多病,经常感冒。每当这时,父亲立即去寻路边姜、紫苏,煮水给我喝。怕我不肯喝,往往还加一个鸡蛋。他教我憋一口气,将一碗热姜汤喝下去,然后睡在铺上,蒙上被子。一觉醒来,满身大汗,感觉轻松了许多,感冒也就慢慢地好了。


  我厌食,常常端着饭碗发呆。父亲见我瘦弱,怕我营养不良,总是想方设法弄点我爱吃的。我家住在山冲冲里,那时条件不好,吃在地里,穿在地里,一年到头,除了逢年过节,很难见到肉。好在我家喂了好几只鸡,父亲每天给我吃个鸡蛋,或煎,调点醋;或蒸,放点豆豉。父亲蒸的荷包蛋特别好吃,我读初小每天带饭带一个。我的老师中餐也带饭,我们在一起吃,老师常夸我的荷包蛋味道鲜美,可口!


  为增进我的食欲,让荤菜不单调,父亲还经常为我搞点鱼虾之类的,先前田里坝里鱼虾、螃蟹多,黄鳝、泥鳅有的是,父亲炸的黄鳝太极头是我最喜欢吃的。父亲把黄鳝捉回来,放在盆子里用清水泡着,打一两个鸡蛋在水里,让鳝鱼吐出废物,吸进蛋汁(我不知道是否真能这样),一两天后,将黄鳝放在热锅里烫死,一条条撕去肠屎,然后将锅洗干净,用茶油爆炸,鳝鱼蜷成一个个的圆圈,像太极图,最后放上紫苏、辣椒等佐料,那个味呀,别说有多美了!父亲知道我爱吃这个,有时干农活,抓到一两条鳝鱼,他也会带回来炸成太极头。看到我大口大口吃饭,他笑在脸上,甜在心里!


  除了荤菜,父亲也经常鼓励我吃蔬菜。我家屋后有个菜园,根据时令节气,一年四季种有不同的菜,南瓜、冬瓜、黄瓜、苦瓜、豆角、辣椒、茄子、西红柿、白菜、青菜、芋头,应有尽有。一不施化肥,二不喷农药,都是纯天然无污染的绿色食品。我们两个吃不完,父亲就挑着到场上去卖。父亲做的每一道菜,都以我的喜好为标准,特别精心。我还特别喜欢吃父亲做的芋头,把芋头切成片,放在碗里,淋上清茶油,放点豆豉,用甑蒸饭的时候,把芋头放到甑下蒸。饭熟了,端开甑,舀瓢甑锅水倒入芋头,一拌,吃起来,芋头特别鲜美。父亲走后50多年,我走南闯北,也吃过不少芋头,可再也没有吃到记忆里那种味道了。


主办单位:中共株洲高新技术产业开发区工作委员会
承办单位:中共株洲市天元区委网信办
通讯地址:湖南省株洲市天元区株洲大道北1号高新大厦
版权所有:zzgxq.gov.cn/chinapowervalley.gov.cn 2008-2018
备案号:湘ICP备08005235号