关闭 微信扫码关注株洲新区发布公众号
您当前位置:株洲高新网 >> 文化 >> 原创文学>> 岁月深处的如水师恩

文章内容

岁月深处的如水师恩

作者:张雄文 来源:株洲新区 发布时间:2018年09月10日 浏览次数: 【字体:

  那一年我颇为颓唐,像极了墙角霜风劲射中的一株灰暗水杉。别人都兴兴头头上高三了,我因故只得留级,仿佛被呼啸远去的一列火车冰冷地抛在了原处,蹀躞四顾,茫然无措。

?

  开学几天后的一次课间,我才被领到新的班级。教室里闹闹哄哄,像年前圩场的赶集,却一张熟悉的面孔也没有。

?

  不过,我很快喜欢上了上语文的邓老师。他风度翩翩,思想前卫,知识渊博,上课幽默风趣,常是妙语连珠,三言两语便说清了某个知识点或者高深概念。我的作文也每每被他打上鲜红醒目的最高分,当众讲评念读,引来一片歆慕的目光,当初的狼狈形象被彻底翻转过来。

?

  一节隆冬里的语文课上,窗外漫天飘舞着鹅毛大雪,像扯碎了天上宫阙所有的蚕丝棉絮,纷纷扬扬洒向广袤的人间。校园里早已粉妆玉砌,一长溜原本枝桠光秃,像病得仅剩干枯骨架的少妇一般的法国梧桐,开满了璀璨的银花,重新光彩夺目,丰腴可人。同学们呵着双手,身子凛然端坐,眼神却时常贼贼地溜向窗外,兴奋成春风里一片片摇曳在枝头的桃花。邓老师也来了雅兴,慨然更换上课内容,让我们写一篇关于雪的作文。

?

  这一时期,我正对清词丽句的唐诗宋词格外入迷,揣一本图书室借来的《全宋词》,常常揣摩诗词的格律、平仄与对仗。隔着一扇窄窄玻璃的雪花飞舞中,我摊开本子,凝神静思,突发灵感,撇开常规的作文套路,写了一首关于雪的七律。合上笔时,别人还在低头冥思苦想,或者沙沙地奋笔疾书。我一时得意,快步走上讲台,将作文本交到了邓老师手中。

?

  邓老师算是当时教师里的另类,为人洒脱,上课也不拘小节,正高高翘着二郎腿,背靠座椅仰着头,悠闲地浏览一张过期的报纸。他似乎疑惑我的神速,漫不经心扫了作文一眼,稍停片刻,忽然拍案大叫:“都停下来,听我念一首诗。”于是,后面的时间里,满是他对我那首诗的解读与表彰,歆慕的眼光又从教室的四面电流一般传了过来,其中也包括那位暗恋多时却从不敢表白的女同学。

?

  多年后,诗的内容我一个完整的句子也想不起来了,像多年前某次与一个心仪女孩兴奋的偶遇,再也记不起对方的容貌。仅仅能肯定的是,押的是《平水韵》里的“豪”韵,颈联中最后两字是“白毛”,但邓老师因兴奋而拍案的情状至今鲜活如新。

?

  我已然成了他的得意门生,不只课堂上享受着“万千宠爱在一身”的荣光,甚或还像大清朝的铁帽子王,有了免予惩罚的特权。一次语文课前,我忽然来了顽皮的少年心性,将教室前门关上三分之二,轻轻地在门顶端架上一个高粱扫把,预备敲打一下后面进来的同学。

?

  铃声响后,室外的同学们似乎有冥冥中的神灵相助,一窝蜂从后门涌了进来,竟无一人走前门。我蓦地一惊,要摊上大事了!果然,邓老师的身影飘然出现在窗外,昂首阔步向前门走去。几个知道我鬼伎俩的同学和我一样惊呆了,眼睛瞪得像牛眼,呆成了古庙里的泥塑木雕。邓老师像往常一般挂着笑脸,轻轻将门一推,“砰”地一声,扫把不偏不倚砸在了他的头上,弄了个灰头土脸,全班哄然大笑。

?

  邓老师也吃了一惊,回过神来,涨红着脸吼道,谁干的?我只得像被活捉的俘虏一般乖乖站了起来。他扫了我一眼,迟疑一瞬,柔声令我坐下。在全班讶异的神情中,一场可能惊天动地的风波霎时烟消云散。

?

  我深深记住了这份宽容,学习也“三更灯火五更鸡”地倍加勤勉。几年后,我顺利从大学分配到了外地一个重要城市工作,邓老师在我高三毕业不久也告别讲台,改行从政了。我们从此天各一方,二十余年不曾相见过。每每夜深人静时回首往昔,总忘不了他对我的厚爱与恩泽,心里满是山高水长的感激。


主办单位:中共株洲高新技术产业开发区工作委员会
承办单位:中共株洲市天元区委网信办
通讯地址:湖南省株洲市天元区株洲大道北1号高新大厦
版权所有:zzgxq.gov.cn/chinapowervalley.gov.cn 2008-2018
备案号:湘ICP备08005235号