关闭 微信扫码关注株洲新区发布公众号
您当前位置:株洲高新网 >> 文化 >> 原创文学>> 眉山的文气

文章内容

眉山的文气

作者:张雄文 来源:株洲新区 发布时间:2018年08月08日 浏览次数: 【字体:
  像一只俯冲掠食的老鹰,我随CA4371航班穿透皑皑雪原般的云端,一头扎入大地,落日余辉正将川西平原广袤的葱碧染成坦荡千里的霞红。苏轼“势若骏马奔平川”的句子骤然滑落心头,犹如铿锵的春雨叩击挺出池塘的一茎莲叶,我却仍然在天与地相接的平川尽处寻找那座山:弯似蛾眉,清若芙蓉,秀如衡岳。
?
  我终究只能将洒落在平原与暮色里的目光讪讪收回——四野空旷,没有山峦突兀的丁点痕迹,眉山更恰当的称谓似乎还是眉州。陷我于望词生义窘境的是那些摇曳千秋的古诗文意象:宋人石孝友笔下的“立尽西风无好意,遥山也学双眉蹙”,宋人王观眼里的“水是眼波横,山是眉峰聚”,或者曹雪芹口中的“眉蹙春山,眼颦秋水,面薄腰纤,袅袅婷婷”,甚或李白的“峨眉山月半轮秋”。我也无端将眉山与峨眉山归为蛾眉淡扫,楚楚可人的一双姐妹,一小时前的白云之上犹自细细咀嚼,怦然神往,此刻却已急于按落云端,一睹其绝世风姿。
?
  没有阻隔的山,浩荡的文气似乎更为恣睢而快慰,随一缕缕苍绿的晚风驰骋、游荡在茫茫原野,回环往复,掠过澄碧的岷江、青衣江、通惠河与静默的村庄、楼宇,探入街巷两旁盛装的小叶榕、秋枫、刺桐、杜英与香樟;或者又从掩映三苏祠的银杏、黄葛、皂荚、栾树与翠竹枝叶间瑟瑟而出,飘逸在东坡湖的粼粼波光之上。
?
  我屏住呼吸的讶异间,暮色已如棋盘上高手咄咄围逼的棋子,凛然四合,收去了浸透四野的苍碧,一轮清冷的圆月悄然嵌入了幽蓝的夜空。文气又似乎随冷峻而素淡的月光肆意流泻,深山晨雾一般弥漫天地间,溢满万家灯火里的眉州。其时,我已与友人一道肃立于东坡湖的一座多拱桥上,披满月光的婉约与银白,似乎也淋淋漓漓沾染了一身文气。我知道,这股无处不在的绵绵文气从渺远的西晋发端而来,近两千年间叮咚作响,泉涌于眉州人李密的《陈情表》。
?
  这是《古文观止》里至情至性的一章,被录入高中语文课本。沉淀久远的课堂上,老师的一次郑重解说依旧清晰如昨:“读《出师表》而不堕泪者,其人必不忠;读《陈情表》而不堕泪者,其人必不孝。”我随之肃然,字里行间果然读出了哽咽、凄凉、孤寂与忠孝,多年后还能记诵那些如怨如泣,令鬼神动容的词句:“刘日薄西山,气息奄奄,人命危浅,朝不虑夕。臣无祖母,无以至今日;祖母无臣,无以终余年。”万里外京都洛阳的峨峨庙堂上,晋武帝司马炎揽表潸然,久久不语。空气瞬间凝滞起来,只有一股包裹至孝至诚的文气在空荡荡的宫中漫漶。最后,他眉峰一展,朱笔急挥,不止应允李密暂缓到京赴任太子洗马一职,还慷慨赏赐奴婢二人,命郡县按时给其祖母供养,助其尽孝。
?
  孝悌是春秋以来渐渐砌入中华传统文明大厦的瓷实青砖,读书人的祖师爷孔子一生四处奔走,念兹在兹,说:“孝悌也者,其为仁之本与。”纯孝之人之地,也屡有福报。李密以至孝征服了威加海内、杀伐无常的晋武帝,也以其孝道与文气点点滴滴浸润了尚属鄙野之地的眉州,将其化育为后来陆游眼中“孕奇蓄秀”“郁然千载”的“诗书城”。到后来,眉州甚或直逼杏花春雨的江南,耸然晋身为“进士之乡”,一代接一代舞弄笔墨的儒士犹如岷江边的春花春草般生长,连踵而出。一同望月的眉山友人不无得色说,单两宋时期,眉州出身的进士便达九百零九人,《四川通志》更是明确统计为一千一百三十二人。
?
  夜空中几片淡云悠悠来去,冷月无声。我也沉寂良久,讶异渐渐归于平复,似乎终于明白了眉山平川上文气何以漫溢如斯的缘故……

主办单位:中共株洲高新技术产业开发区工作委员会
承办单位:中共株洲市天元区委网信办
通讯地址:湖南省株洲市天元区株洲大道北1号高新大厦
版权所有:zzgxq.gov.cn/chinapowervalley.gov.cn 2008-2018
备案号:湘ICP备08005235号