关闭 微信扫码关注株洲新区发布公众号
您当前位置:株洲高新网 >> 文化 >> 原创文学>> 老家的泉水井

文章内容

老家的泉水井

作者:殷芳 来源:株洲新区 发布时间:2018年07月23日 浏览次数: 【字体:

  我们村有眼泉水井,井里的水深不过2米。附近的几户村民就在这眼井里取水做饭。早晚时分,总看到有叔伯挑着满满的一担水,一悠一悠地走。

  泉水井里长着很多水草,我们叫它“丝草子”,丝草子墨绿,丝绒状的叶子一团一团地长在茎上,就像一串串墨绿色的糖葫芦。那个时候的我们,正是长身体的时候,可家里一个月才吃得上一次荤腥,只好打起了泉水井的主意。

  夏天的中午,太阳明晃晃地照着,大人们都在午睡。我们拿着碗,拎着桶,“哐啷哐啷”来到井边,把裤子挽起,跪在井边,一只手攀着井边的各种藤蔓野草,另一只手袖子挽起,抠着瓷碗,斜斜地切入水中,一点一点接近水草根部,整个过程必须屏息静气,袖子掉进水里了也不能动一下。快了,终于快到底了,碗边一挨到水草根便猛地舀起来,碗一出水,心里的喜悦也跳动起来:小米虾,全是小米虾!黑黑的一碗!它们在碗里惊恐的弹跳着、爬行着,挨挨挤挤的虾壳摩擦出细微的沙沙声。拈起一只虾的长须来瞧,才发现它们的身体并不是黑色,而是半透明,细细密密的虾腿在轻轻的弹动。碗是满的,心也是满的。弟弟站在旁边,也想拿着玩,却是被虾的尖尖刺扎得“哎哟哎哟”直叫。

  不用等水面平静,又可以继续舀虾。于是我们又找到一团新的水草,看准了,再舀。舀上来的虾由一碗慢慢地变成小半碗,但再看看装虾的小桶,桶底已经铺满了一层黑色,桶壁上也攀附着许多不安分的小虾。

  蹦跳着回到家,将成果交给老妈。转身再去丝瓜架上割两条丝瓜回来。老妈的手艺真是不错:被茶油爆过的虾,鲜红,散落在绿白的丝瓜间,夹一筷子,先尝到的是丝瓜浓滑的汁,虾的鲜、香在口鼻之间流窜,直奔肠胃。少年饥饿的胃几时受得了这番引诱,就着滚烫喷香的米饭,“呼噜呼噜”可以下去四碗!

  等我如今再回到老家专程去看望这眼水井,井还在,但是井沿已经塌陷,井口在野草的遮掩下依稀透出一丝亮光。现在家家户户都安装有自来水,再也不用来这挑水,水井便闲了下来。可能有一天,它会被填平,彻底地淡出我们的记忆,但那童年的味道,泉水井带给我们的甘甜和希望依然绵长。


主办单位:中共株洲高新技术产业开发区工作委员会
承办单位:中共株洲市天元区委网信办
通讯地址:湖南省株洲市天元区株洲大道北1号高新大厦
版权所有:zzgxq.gov.cn/chinapowervalley.gov.cn 2008-2018
备案号:湘ICP备08005235号